如果是只蛋

[脑洞]不可寻


讲个做的梦
非常没有逻辑且无迹可寻
时空错乱,现在想想看就像是一种寄托

盛唐没了,晚唐最末的时候,民不聊生,战乱纷起,统治阶级和贵族们加大苛捐杂税,因为喜欢喝茶就下令农民们拔掉可以吃的粮食全部改种茶叶,完全不在乎百姓的死活,反正他们有吃有穿不用管下面的人如何生活。
李白在当时还有一些皇帝的封赏,所以在外人看来还是比较风光的,就有一些好吃懒做之人想要前去攀关系投靠一下。他也不理睬,更可能说是也不在乎这些,来就来去就去,反正我有一壶酒一把剑就够了。来的人倒是美滋滋,心想这不挺爽的嘛!结果待了没几天待不下去了。那人以为李白是顿顿大鱼大肉好酒好菜吃喝不愁,结果没想到人李白就去巷头打上二两最便宜在北方寒风中刮的也最烈的烧刀子,然后抓上一把黄豆就能凑合上一顿…那人不行,本就是好吃懒做之人,来这里就是想来享受的,结果每天没有好酒好肉也就算了还天天跟着吃黄豆,成天咚咚咚的放屁憋都憋不住,哪像李白跟谪仙似的,吃黄豆也吃的跟别人不一样。一盏白瓷盘上凄凄惨惨几个黄豆摆在那,愣是能吃出观水上月的感觉,嗨了还随时能抽剑舞一曲,找人胡言乱语又打架的,这谁遭得住啊?攀关系的人慌忙告退,寻思着下一家从哪儿找并对李白从此以后退避三舍。
李白也自在,我这小破地儿谁都能来也谁都能去,但还是我自己一个人住着最帅最得劲,于是就这么没心没肺的过着,直到有个人出现并持续骚扰了他。这个人就是杜子美,杜甫嘛!天下谁不知道他们二人之间有一腿。他带着唯一的侄子来投奔了,好基友来了就也不整那虚的啥的直接明说了,我侄子这一家呢原先也还不错,但这是遭人整了被迫害了,我还没完婚也没子嗣,就一个哥哥,所以我们老杜家也就剩下侄子这一根独苗苗了。李白心想你这咋着?是来投奔我还是诉说冤屈让我来帮你?那老杜这回可托错人了,我李白既没实权无法上达天听(何况这天也不一定听),更没什么其他的办法可以帮到你…唯有这寒舍二三间供你们歇脚。谁知李白还没把心中所想编织好说出来,杜甫直接放了个大招,世间遍知李白你有名有才侄子托付给你我也放心,我即刻启程为哥嫂去搜集证据洗刷冤屈。合着这是托孤啊,李白直接懵球了,今天的风儿怎么这么大我的基友到底跟我说了啥…看着杜甫真的要转身走人了,李白才反过神来,大声一吼说你杜甫先别走留我这想想办法。杜甫也没转身,就那样背着脸跟他说,我知道你李白的处境所以并不想来为难你,何况这天下已经如此混乱,我拖你谪仙一样的人下水并不合适,杜甫将侄子托付给你之后就孤身一人无所畏惧更好办事,所以不用为我担心。便是踏南山不回我也要去试它的高深。杜甫站在那,寒风萧瑟,吹的他本就瘦弱的身体更显单薄,头上束的发已经凌乱无比,多日不见竟是斑驳了许多白发。
二人站在那里一时无言,只能听风自寒。就像是顶尖剑客之间的过招,动静只在一刹那。李白从未如此希望时间可以再漫长一些,可是杜甫此时却动了,他沿着石板阶继续走了下去,而李白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那样看着他离着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这时杜甫突然停住了,站在那里弹了弹衣摆上不存在的灰,把碎发拨到一边,高声发问李白,我是不是你李白在这世间最好的朋友?说罢也不等李白回答,就自答又似肯定自己一样说道,我是你李白最好的朋友。记住,我是你李白最好的朋友!便此大步阔胸而去,再没看李白一眼。

瞅这气氛说新年快乐准没错(´▽`ʃ♡ƪ)

焦糖布丁橙七七:

— 非天夜翔24h —


—   2019.1.28   —




赤水东流去,天河挽楚歌。




越人一曲梦南柯,衣锦仪鸾烽火舞龙蛇。




塔立千寻破,长城内外合。




天街城北唱离隔,泰晤士边悬腕引白鸽。






“现在想来,那一天,当真是将我这辈子的运气都花光了。”


“你不像任何人,因为我爱你。”


“我给你一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云起,师哥疼你。”






“大家都是我灵魂里面做客的人,欢迎大家常来。”




本次活动包括非天夜翔所有作品的产出,感谢参与的每一位staff


宣传文案:蓝鸢飞鸾&master行舟




Lofter为本次活动主平台。


活动tag:#非天夜翔24h#和#非天夜翔#


携手同行,赴下一场十年之约。




敬请关注

2019也请好好照顾我们花花啊拜托啦(´▽`ʃ♡ƪ)